其实从理智上来说

额,懒到我这种地步的人动手码字,虽然依旧毫无价值,但还是够有诚意,而且更重要的是在于写一些稍有长度的中文占80%的作文式的东西应该是一件可以预防老年痴呆症的事情,其实不用特复杂的阐释那些in-depth的东西,有时越浅显的理由往往越有说服力,就像爱情。

“The stars will wheel forth from their daytime hiding places; and one of
those lights, slightly brighter than the rest, will be my wingtip
passing over.”

比如这最后一句标准的知性感性按照黄金比例组合而成的美剧中心思想总结句,比如这海报中清晰无误又分不清天上地下清晨黄昏的生命际遇,甚至是电影中飞临每座城市时城市名使用的字体,我的菜,其实从理智上来说,我是看好the
Hurt Locker拿到小金人的,但是从情感上我毫不犹豫地投给Up in the Air。

就仅仅因为其中的各种植入,小金人也肯定不会鸟它,不过我以为,最打动我的,并不是孤独的本质(这早就被上帝本人和其它各种领导approve过了),也不是回归的温馨(米国就米国,我看好丫还能再俗一点哟),更不是如何做一个高品质有责任的小三的隐忍大气(和谐超过了发展成为了第一要务)。

而恰恰是植入,最动人,真相只有一个,绝大多数的人生就是一场植入,选择即被动,到达即延误,check-in即check-out,勇往直前即悬而未决。

而以上的一切,都vice versa。Up in the air = Down to earth。

亚洲杯集团,我的生活看起来就是一个lower local
version:登机箱碰巧和剧中植入的是同一个品牌,酒店被植入的不太一样,不是hilton而是shangri-la和hyatt,航空公司变成了air
china和air
france,当然我不会被植入omega,唯一不同的是,我这里的状况更加不容乐观的在于,不仅人和人之间的loyalty有点像那个沉重却又空无一物的背包,甚至连里程也会过期。记得春节的时候,国航知音提醒我有两万多里程到今年6月就过期了,原来不着地还不是那么令人沮丧,沮丧的是连不着地的证据都可以被注销,loyalty的缺失仿佛是在宣告商业化人生的压倒性胜利,在这个国度被植入的更加彻头彻尾。

被安排的行程总是比自己制定的旅行计划更加坚不可摧,被植入的人生比DIY的colorful
life更加悬而未决,有的人就在地上仰望天空,有的人就在空中俯视地面,结果是一样的,什么也看不清楚,彼此错过,也不那么可惜,彼此相撞,却往往死得很惨。

Alex Goran: I am the woman that you don’t have to worry about.
Ryan Bingham: Sounds like a trap.
靠果然是trap

Ryan Bingham: You know why kids love athletes?
Bob: Because they screw lingerie models.
Ryan Bingham: No, that’s why we love athletes. Kids love them because
they follow their dreams.
的确不是kids

Flight Attendant: Would you like the cancer?
Ryan Bingham: What?
Flight Attendant: Would you like the can, sir?
其实没有choice

如果世界上只有两部电影,一部terminal,一部up in the
air,(没有Wall-E可以选,不好意思),我的建议是男士请先看terminal,再看up
in the air,女士请反过来,而我会只看up in the air,twice!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