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晒了一天的葡萄牙里斯本迎来深蓝的夜色美洲杯信息

  暴晒了一天的葡萄牙里斯本迎来深蓝的夜色,温度终于不再灼人。万家亮起了灯火,这街边一家接着一家的大排档正经历一天当中最忙碌的时刻。小巷四处传来的民谣,小店老板的吆喝和客人的笑声此起彼伏,同时消融在迎面吹来的海风里。风的味道是咸的,尤其是簇拥的旧城区,到处散发着一股浓烈的鱼腥,这并不讨厌,反而令人觉得这个一度欲拥抱与征服整个海洋却又远在天边的城市一瞬间变得平易近人!当然,平易近人不意味着平凡。

  葡萄牙-里斯本皇家宫廷酒店(Lisbon
Real Palácio
Hotel)位于里斯本市中心,是一家拥有147间客房的五星级酒店。除了舒适的客房,酒店还拥有餐厅、会议和活动室、健康俱乐部等,可为您提供优质的住宿、餐饮和会议服务。

 

  特茹河畔的贝伦塔一定不陌生眼前过往的船只,在此它已经遥望了大西洋五百年的月升日落。它身后的圣哲罗姆修道院就像写给大航海时代的情书,每一道飞檐走壁间都刻满对新世界的感叹。1497年,达伽马在扬帆远洋之前曾在这里祈祷旅途顺利。当他开辟印度洋新航线并满载东方的金银珠宝凯旋归来,葡萄牙开启了海上霸主的岁月。在此后的一整个世纪里,诺大的海洋成就了葡萄牙人的雄心壮志。只是,人有兴衰浮沉,一个民族也有其繁华和萧条的命运,这似乎是天地间亘古不变的规则。当西班牙和随后的英格兰海上势力逐渐强大,葡萄牙则走向没落。或许就如Walter所说的,Fado之所以哀愁,因为它唱的是葡萄牙人在世界不断失去殖民地后整个民族刻骨铭心的悲观。如果时光倒流500年,征服海洋的躁动一定写在每个里斯本人的脸上。今天的里斯本依旧繁华,只是这种繁华透着安详和与世无争,就如长眠在圣哲罗姆修道院内的达伽马,早就习惯了大西洋的习习凉风,远去的是大航海时代所有的记忆。

 

推荐酒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