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生活负担的人谈什么享受学习行业动态

看到那个哥们儿坐在楼顶抱着吉他唱《give me some
sunshine》的时候因为觉得好听手贱搜了一下这首歌,于是不小心从百度知道里提前几分钟知道了这个哀伤的桥段。但是当飞行监视器的小视窗里出现他上吊的黑白画面时还是没忍住哭了,这一段太像太像不久前在现实生活里发生的一幕了。
就像我永远不明白为什么有人会对死亡无动于衷,我也永远不明白为什么有人就是这样的活着——活着就是要好成绩、高学历、好工作、高薪水、他妈的大房子、他妈的大车子、他妈的牛逼老公、他妈的漂亮老婆——得不到就是永远的loser,就会遭人嘲笑。为什么有人这样活着,为什么他妈的大多数人都是这样活着。
开头Rancho与体制抗争的时候,用了一个假定的“有好的家庭背景”这一背景,于是Raju的妥协似乎有了理由——瘫痪的爸爸和唠唠叨叨的妈妈,六块一斤的豆荚和没嫁妆的姐姐。
我虽然没有资格站在这一队,可是我自认为有资格和Farhan站在一队——尽管我家的空调是装在客厅的,但是的确直对着的是我的房间——就是这样的发展中国家的工薪家庭,并没有极端的生活和改变命运的压力,但也没有随心所欲的资本。
于是我顺着这个思路,始终带着固有的思想在“有钱老爸”等于“可以与体制抗争”等于“可以享受生活”这一扭曲却被现今这个世界所认可的公式下思考,得出的结论自然是“没有生活负担的人谈什么享受学习”和“用不着竞争的人当然不用妥协”。
总是爱给自己颓废的状态找各种理由,层出不穷花样时时翻新,也许真的需要被这样的故事猛然扇一巴掌,才能找不到任何理由。
作为和Farhan一样的工薪阶层的独生后代,Farhan的所作所为简直就是在描述我这几年的状态:从上学开始就始终不停的考第一名,进了人人羡慕的好大学,戴着个小眼镜胖胖憨憨的,随大流,不会与没道理的强权抗争,但是会在所谓权威搞砸时第一个偷笑,理所当然的认为毕业后一定会走一条既定的路,以及,大学里的成绩永远倒数。
Rancho说Farhan你之所以一直倒数是因为你没有激情,工程学不是你喜欢的。你要去做自己喜欢的事。
Farhan却始终不忍心伤害为自己付出过那么多的父母,于是宁愿五年里将那封写给摄影家的信装在背包里也不会有哪怕一点点去争取的想法。
你不会明白当我看到Farhan的爸爸说“把它拿去退掉,换一台专业相机不知道一台笔记本够不够”的时候我的心情。
虽然我懂人生不是电影,上帝不会好心如导演,让你的梦想那么顺理成章的实现,但是最最简单的一个道理是,如果你没有任何付出,那么这个梦想就永远不会实现。我知道即使是我愿意做的事情——如果说法律于我如同工程学于Farhan,那么总有些什么于我如同摄影于Farhan——而对于这“总有些什么”我做过什么?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理想主义者能看到的最美的世界,最后的结尾人人开心,没有无谓的牺牲和失望,所有的梦都成真,家人理解,朋友团聚,爱情美满,好工作摄影师和科学家,甚至连在一定程度上以反面人物出现的几个角色也带着傻得可爱的气质,每一段略带悲伤的情节都会在恰当的时候峰回路转,并且还带上些许装作不经意的小幽默。
故事让你哭了很多次,可是有句脑残情话用在这里最合适,叫“只要最后结局是笑着的你让我怎么哭都行。”
也许人生永远无法这么传奇和美好,往坏了说,也许真实的世界会停在Rancho做好了飞行监视器刚好看到没能毕业的那个哥们儿上吊的那一幕。歌里是怎么唱的来着,“真相总是那么赤裸裸”。
就像我爸爸总是教育我不要相信电影里的爱情,我也总是教育自己不要相信电影里描绘的梦想。可是爸爸你知道么,当Farhan对自己的爸爸说“是谁把空调装在了我的房间是谁把我扛在肩上带我去动物园”的时候,我想起来了你为了我学习安静而把电视音量调到一格,我也想起了你在我小时候每周带我去看植物挖虫子。放心,我从前对你说的想去读植物学真的就是说说而已,我会好好的把法律读完的,如果出国也不会放弃法律的。如果说Farhan的确有摄影的天赋,那我不得不承认我不具备模仿电影情节的“有天赋”这一前提条件。就像我听了你的没有相信过电影里的爱情,我也听了我的,没有相信电影里的梦想。
可是我愿意相信,这所有的一切——飞车抢新娘,山间的Rancho,朋友的团聚,当然,我不会忘记也不可能忘记Farhan的那几本色彩艳丽到让我扫到第一眼就哭了的摄影集——都是导演向所有dreamers的致敬,感谢世界上还有那么多的人,他们的梦想不是他妈的大房子不是他妈的大车子,而是一个愿意为之付出终生的兴趣。
有一天,我是说有一天——因为我知道不实现这种种我是会好好活下去的——所以总会有这么一天,我会在热带的雨林边缘,小镇上最破败的一个邮局给你寄一张明信片的,正面也许会有漂亮的植物,也许是斑斓的虫子。然后压下遮阳帽,登上吉普车,向丛林深处前进的。
你可以说我天真,竟然奢望将电影中的故事在如此残酷的世界里实现,可是,还有首歌是怎么唱的来着,“You
may say I am a dreamer,but I am not the only one”。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