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与养生方法仍在不断丰富和充实

汉唐乃至以后,中医养生理论与养生方法仍在不断丰富和充实,但其基本框架却是始终以《黄帝内经》为准绳。

1、养生药物的丰富

东汉《神农本草经》记载了120余种具有延年或轻身益气作用的药物,如人参白术、黄民、二冬、枸杞等,大大丰富了养生药物。

2、禀赋论

东汉王充在《论衡》中,论及生死寿夭、延年之道者近二十篇,明确指出寿命与人的禀赋相关,如《论衡?气寿》指出“夫禀气渥则体强,体强则其命长;气薄则其体弱,体弱则命短”。

3、导引水发展

在先秦及汉代,导引术也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汉代医家张仲景将吐纳导引列为治病之法,他在《金既要略》中指出:“四肢才觉重滞,即导引吐纳…勿令九转闭塞到汉末,华伦继承前人的理论和实践创编“五禽戏”,使导引术得到新的发展。另外,达摩《易筋经》原为佛门养生健身功法,后传于世,成为中医养生中的健身术之一。

4、佛、道养生盛行

西汉初期,统治阶级很重视清静无为的黄老哲学,即指托名黄帝,渊源于老子的新道家学派,这时的道家思想,已经将阴阳和儒、墨、法等各家思想批判地吸收进来。道教所行养生之术很多,如外丹、内丹、服气、胎息、吐纳、服饵、辟谷、存思、导引、行蹻、动功等,这是将古代所流行的养生之术,皆吸取进来,加以发挥。此期道家养生名作有魏伯阳的《周易参同契》、葛洪的《抱朴子》以及陶弘景的《养性延命录》(现存最早的养生专著)等。

5、神仙之说及其批判

佛、道二教盛行,人们崇信神仙,崇尚金石丹药之术,养生著作中存在较多神仙迷信之说,而以中医理论为指导的辩证养生方法则明确反对这种说法。如描康在《养生论》中指出,神仙不可学,主张从日常生活人手进行养生,诸如弃厚味、饮清泉、浴阳光、节色欲、进补药等;他还注意到环境和饮食习惯对寿命的影响,“关中土地,俗好俭音,厨膳肴益盖不过殖酱而已,其人少病;江南岭表,其处绕足,海陆鲑肴无所不备,土俗多疾而人早夭。”另有《颜氏家训?养生篇》训诫后人不要学神仙,而需“爱养神明,调护气息,使节起卧,均适寒温,禁忌食饮,将饵药物,便可遂其所禀,不为夭折”。

6、养生大家孙思邈

美洲杯产品,唐代医家孙思邈,对中医养生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其作《千金要方》第二十六卷食治、第二十七卷养性以及《千金翼方》第十二卷、十三卷、十四卷、十五卷中所记载的有养生保健的二十一论、四十二法、二百二十七方,充分体现了这一时期养生学发展的水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