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开理工科的学生居多

美洲杯使命,写于2009年7月  今天上本学期戏曲的最后一次课。有一个学生拿着《唐诗地图》来找我签名,版本竟然是2003年第一版第1次印刷的!  事隔6年,在南开见到这么原始的版本,有点激动。  这个学生是历史系来蹭课的。现在来蹭课的学生还不少,南开理工科的学生居多,大概我的授课跟传统人文课方式不同吧,比较生猛与激进。红楼梦的课,还有天津大学的学生,据说是看了《唐诗地图》慕名而来的。老公说这不合常理,肯定是听说了人,然后才去找书来看的,可是我宁愿相信文字的感召力量啊。  话说今天签名的这本书,按照现在4年一茬的学生更新速度,是不大可能出现在南开的。一问,果然,是前几天这个学生在毕业生离校卖书的书摊上以5元钱购得。  我猜想,在这一轮之前的2或3年,也是在这样夏天毕业季,这本书从一个毕业生手里交到了另一个学生。书还挺新的,大概原先几个主人不怎么翻看。今年的新主人告诉我,极喜欢扉页的个人介绍。面如满月,有唐人之风。其实我知道,这是现实经验与阅读经验交叉之后,他才有这样的体认。  必须承认,我以前写作,对文字的敬畏感极其单薄。直抒胸臆,怎么高兴怎么写。可是当这些文字在游历了那么多年、经历了那么多人的传递之后重现面前,这时候,除了感恩,除了惕惕,别无他想。  上上立言。老祖宗说得对极了。在文字中,个人的生命延长了,一个人的生命与无数可能的他人交叉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