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且一度大败魏国

问题:春秋战国时期,张仪跟公孙衍一个合纵,一个是连横,犀首究竟败在什么地方?

回答:

张仪和公孙衍的仕途经历来看,张仪占据了明显的优势,在秦国担任相邦的时间长达19年,而在此期间还兼任魏相三年,兼任楚令尹一年,可以说其影响力在当时数一数二。反观公孙衍,虽然曾经在秦国当过大良造,后来获得了五国相印,并且一度担任军队统帅,但是这些资历对于巩固其自身地位没有多少帮助,公元前317年,他领导的五国联军伐秦无功,被秦将樗里疾打得大败,这件事极大地影响了他在魏国的地位,他前后大概只当了六年魏国相邦,就被一个叫田需的家伙陷害挤跑了。公孙衍虽然致力于联合列国对抗秦国,但是他所能做到的,充其量只能勉强捏合三晋联合,但对于齐国和楚国两大强国,他显然是无力的。燕国远离中原,在当时不是工作的重心,公孙衍在上面花的精力也比较有限。齐楚两国发生了徐州之战,齐国好容易从魏国找到的自信被楚国打掉,想撮合齐楚两国和解是一件难以完成的任务。而楚国对三晋地区虎视眈眈,并且一度大败魏国,并控制了一部分韩国的领土。在这种形势之下,公孙衍联合三晋的举措,首先威胁到的不是秦国,而是楚国的利益,自然会遭到楚国的抵制。六国也有大量不同派系的纵横家四处活动,都在试图寻找当权者的软档取而代之,各种倾轧阴谋防不胜防,这些事情也会极大地消耗公孙衍的资源和注意力,能跟张仪周旋一二实属不易。

回答:

合纵的失败,并不是策略本身的失败,而是天下大势使然。

首先是一个大家都能看到的,最表面的问题:六国不齐心。这方面的代表观点就是苏氏父子的《六国论》,苏辙认为,“(六国)而乃贪疆场尺寸之利,背盟败约,以自相屠灭,秦兵未出,而天下诸侯已自困矣。”苏洵的观点更有名,“六国破灭,非兵不利,战不善,弊在赂秦。”“然则诸侯之地有限,暴秦之欲无厌,奉之弥繁,侵之愈急。故不战而强弱胜负已判矣。”

这一观点当然没错,无论哪个时代与国家,外交从来都是从本国的利益出发,没有哪个理性的国家不为自己考虑,而是整天琢磨着天下大义,那样的国家早灭亡了。所以从个人利益最大化的角度讲,六国当然首先要考虑自己,合纵必然不够齐心。

不过,《六国论》也没有说到根本。

任何情况下,实力都是基础。合纵连横终究只是辅助手段,秦国之所以能拆散合纵,张仪等说客的游说当然也起到了作用,但根本原因还是各国慑于秦国的兵力,第一次合纵,樗里疾领军开出函谷关,在修鱼之战击败联军,俘虏韩将申差,击败赵公子渴、韩太子奂,联军至少损失了八万二千人。正是战场上的胜利,给秦国带来了外交的筹码。

反过来,合纵固然能让六国的实力大致与秦国匹敌甚至稍稍超出,但它终究只是一时权宜之际,最多只能给六国换来一段时间的和平。假如六国能在这段没有外患的时期抓紧变法,增强国力,还有可能从根本上和秦国抗衡,赵武灵王时期的赵国就是这样做的,但这只是一个孤例,其他五国都没有意识,或者至少也是没能做到这点,甚至赵国的变法本身也远不如秦国彻底。这样下来,六国一次又一次的合纵,越合纵越弱。到了秦始皇时期,秦国已经是一强独大,六国就算是再搞合纵,也抵抗不过了。

回答:

愚以为,败在了一个虚无缥缈的梦。当时的一流大国有秦,齐,楚三国。因为秦国对外战争接连的胜利,使得诸国对秦国有一定的畏惧。合纵就是将各个国家联合在一起,有着共同的目标,却没有共同的利益。诸国之中没有一国国力凌驾与他国之上。谁也不想当出头鸟。这就是为什么六国伐齐,轻而易举,伐秦,则次次无功而返。此之愚见,如有不妥还望海涵。

回答:

败在不和时局,不合人心。

西周八百诸侯,尊周天子。春秋百余年的战乱,周礼已形同虚设,周天子威信全无,诸侯经过战争逐步兼并,形成战国七雄格局,各诸侯已经杀红了眼,天下争心已起。

所谓连横,实际是通过强强联合来消灭小国的战略,是进取之道。而连纵,实则是联弱以抗强,以求自保,是自保之道。连横是双方取势,各得其利,连纵是聚众壮胆,利益分配不均,彼此多有防范。

连横成功结果,是最后两强对决,或一统,或割据分治,两国都壮大得利。而连纵,即使侥幸获胜,剩余几个弱国又将进入原有的格局,继续纷争,直到连横来终结僵局。

回答:

合纵需要的人多,连横,需要的人少。你说说服一个人去做一件事容易,还是说说服一群人去做一件事,容易?而且张仪式得到了秦惠文王的全力支持的,靠山稳妥,依仗强国国力更易成事,公孙衍到底很难说服六国全心全意抗秦。浅见只供参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