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青春初心的样子

那是一代人的青春,是他们或明媚或荒芜的青春印记。
你的青春是什么样子?如何小萍般惊慌失措从一处逃往另一处,如郝淑雯般有着干部子女特有的高贵和优越感,如何穗子般淡然平缓地以旁观者的口吻叙述着周边的一切,为点滴的爱寂静欢喜又为爱拼尽全力奔跑……
他们笑着哭着,热泪盈眶又笑着含泪。受命运桎梏又戴着镣铐跳舞,翻云覆雨的时空阴雨阵阵,剧中的人物浅笑嫣然。
而我看到的是,他们青春初心的样子。初心是什么,是刘峰人如其名,处处为他人付出,流血流汗流泪,求上进崇尚荣誉,他是七八十年代大部分军人的缩影。是穗子在车尾边流泪边撕情书,任碎纸片飘散一地,却希望自己珍贵的金项链做成的牙托能一直伴着心爱的人吹号角,是何小萍终于穿上军装开始新生活,她眼睛里透着的明亮和欢快…
那些具体而微的事,凝结着你的青春初心和你青春最美的模样。
一顿饺子和两个西红柿就能满足的简单爱情,连拥抱都能成为致命的转折点,伴随着那个年代特有的保守和禁锢,成为了那个年代爱情的基调。
感谢那一段在文工团起舞的岁月,他们没有战场的烽火硝烟,在敌后方以舞蹈、艺术表演的方式宽慰战士,肩负着军队文艺慰问和文化宣传的重大使命,为时代舞蹈,为英雄歌唱。
他们青春最大的发光方式,在舞台上闪闪发亮,或者成为心爱之人无可回避声声传唱的英雄人物。刻着时代的深深印记,他们都是平凡世界的缩影,以自己的方式生存着。
时代的年轮辗转,踏过战火硝烟弥漫着的鲜血和眼泪,踏过数次排练时有说有笑的日子,踏过文工团散伙的哭声哀嚎,我们终将长大。终将告别现有的生活,去转业去考大学去经商,去拥抱无数个没有你的崭新日子。它也许会闪闪发亮,也许会黯淡无光。可是从此之后都不会再有你,人生的千万种选择自此分崩离析。
时过境迁。美丽的丁丁,成了移民的富商,臃肿的样子与当年的纤细苗条判若两人。郝彩雯和陈灿生了儿子,却因陈灿忙于房地产很少见面,穗子成了作家,对陈灿的情愫仍若隐若现。刘峰的命运兜兜转转,被老婆抛弃,成了被社会欺辱的残废军人,穷困潦倒。
岁月不痛不痒,跟他们开着或大或小的玩笑。唯有何小萍,这个一开场就与大家格格不入的新人,就像“非法闯入者”一般,敏感脆弱,不受待见,被众人嫌弃和嘲笑。她还是那么纯粹,容貌已老,声音未改,一如当年一样坚韧又柔软。
只有她读懂了刘峰的善良,一个人要是全世界都对你恶语相向,可是忽然有个人对你嘘寒问暖你就受不了,刘峰对她来说就是那个唯一对她嘘寒问暖的人。从她来到文工团的第一天,教她敬礼、为他保守家庭秘密、甚至在她被众人嫌弃时负伤与之共舞。
日光倾洒,舞动的背影伴着舞姿划出一道又一道优美的弧线,这特立独行的两个人眼神沉静温柔,仿佛与周遭喧闹的人群隔着时空翩翩起舞(对话)。刘峰对她来说就像是灰暗世界中猛然投射出的一盏温暖之灯,照亮她单薄的青春岁月。
每个人的青春,大概都会有这样一个人,你们相识于微时,陪你走过一段灰暗的时光,伴你起舞,给你振奋的力量。即便岁月将你们带离,你们终将告别。可能告别也是在跟时间同记忆赛跑,忘记很多过去的事,又记住很多当下的事,身体的血液陆续更新,又陆续涌入。隐约记得曾一起走过很长一段艰辛的路,如今回想异样温柔。
这些善良的人们,感谢你们教会我们成长,教会我们爱。
有幸,在我最好的芳华遇见你,或狼狈不堪,或光彩照人,却是我最真实的样子。而生命,因为你的参与倍加勇敢而热烈。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行业动态,第七只鱼。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