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平时无所事事的协会在特殊的纪念日里贴这么一条横幅

行业动态,电影开头,是仓皇撤退的盟军士兵,不知所云的“one week,one day,one
hour”,无法联系起一个个破碎的画面,感受到的只有恐惧、喧闹和真实……我没有明白一搜家用的小船穿过英吉利海峡到战场上有什么用,也不敬佩那些仓皇逃生、丢盔卸甲的官兵,更是厌恶只有三万人能成功撤离战场的作战计划。但是能感受到的是那种对生的渴望,每个人,每个人都渴望着生还。电影的第一个波澜是法国人在舰艇即将沉水的时候打开了舱门,然后片子就像一锅慢慢沸腾起来的水,独自漂浮在海上惊恐的士兵、前往营救的平民父子、陷入混乱的士兵、仪表盘损毁的飞行员、逐渐出现在敦刻尔克海面上的各种船只……军车搭起的码头上,士兵们开始欢呼的画面,像是被鸣春的鸟鸣声刺破的寒冬,像是冰河里突然传出的细小的溪流声,细微又震撼。敦刻尔克的海面上漂浮着各种各样的船,它们的驾驶者有老人、有孩子、有年迈的妇人,就是这些平时排队、坐公交都被当做弱势群体对待的人,那一刻怀着最坚定的内心前往死神的领地营救三十万官兵,当战败的士兵终于抵达homeland,迎接他们的没有责怪,只有那些老人和孩童脸上散发出最暖人的笑容“回来就好”,他们自发前来发放面包、毯子,他们拿出啤酒欢庆就像是他们赢得胜利。他们说: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和我有关;他们说:我愿意为自己的国家远赴异国征战疆场;他们说:我愿意风烛残年执舵越洋接回围困他乡的战士。他们说:我就是愿意这样活着!!

气温很低,室内都让人瑟瑟发抖,就像我之前调侃过的,武汉的冬天,气温随北方,而供暖又随南方。从食堂买完晚饭路过楼下的时候,不经意看到楼下宣传栏里挂着的“铭记历史,勿忘国耻”的红色横幅,下面署名是历史文化协会和军事爱好者协会,宣传栏正挨着修剪得整整齐齐的一排小树,齐腰高,冬天里这些小树依旧枝繁叶茂,目光大概扫了一下,签字笔就放在树丛上,但是心里有一丝丝的不屑于拿起它去签名。每一年都是这个地点、这样的横幅、这八个字……唯独不同的是今年在历史文化协会的后面加了一个军事爱好者协会,但这并改变不了什么,我甚至想,这些平时无所事事的协会在特殊的纪念日里贴这么一条横幅,收集寥寥无几的签名之后会不会热血沸腾,心里的民族大义和成就感一起振奋自己的内心?但我是真的想不通,把自己的名字签在上面能够让谁铭记历史,又让谁不忘国耻,可能上个楼的功夫,已经忘记了这么一件事。当然我只是鄙夷于这种流于形式的活动,而非针对国家公祭日。正如鲁迅所说“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和我有关”,南京大屠杀、国家公祭日之于我们就是这样。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八尺琼勾玉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相关文章